道文化与中秋节的形成

2016-09-17 10:58:59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

  中秋节从起源到形成经历了漫长的年月,其雏形可追溯至先秦时代秋季祀月和楚地文化的影响,亦与姮娥奔月,月宫玉兔、吴刚伐桂等民间传说的兴起与演变不无关系。然而,远古时期十五跳月活动和八月谷熟以后的年终庆典、酬神活动,虽构成后世中秋节习俗的文化因子。但这些因子长期以来处于分散、自在的状态,这些民间活动发生在局部地区,形式随意,且并没有凝聚、组织在一个固定日子,故而不可等同于严格意义上的节日。现代中秋节肇始于唐,成形与宋,其真正以节日的形式出现与唐代道教不无关系,玄宗时期的崇道思想与当时盛行的道教长生观念对中秋赏月习俗的形成起到了极大的促动作用。

  再者,唐玄宗的诞节千秋节的节令物品千秋镜中有大量的月宫图案,也使人们的兴趣由镜而月,唐宋野史笔记中,还盛行着不少唐玄宗八月十五游月宫的传说,加之安史之乱后民众更加期盼团圆安宁与中唐诗人为八月十五夜所写的诗作歌咏,中秋赏月在民间终成风尚。最终,北宋将八月十五定为中秋节。

  (一)开元天宝年间道教的兴盛与玄宗游月宫的传说

  到目前为止,唐代以前的文献中尚未发现有关中秋节的记载。唐代较此前朝代朝代史料丰富,但也未见中秋节的相关记载。不过,唐代诗文中大量吟咏仲秋或八月十五的名词佳句,远远超出之前各朝。从这些诗文中可以窥见,文人玩月虽始于东晋,却滥觞于盛唐。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中提到:“苏颋与李乂对掌文诰,玄宗顾念之深也。八月十五日夜,于禁中直宿诸学士玩月,备文字之酒宴……”,可见玄宗极喜八月十五赏月,天宝中,又有“玄宗八月十五日夜,与贵妃临太液池,凭栏望月,不尽,帝意不快,遂敕令左右:“于池西岸加筑百尺高台,与吾妃子来年望月”的传闻。可见,盛唐时期上层社会八月十五赏月已非偶然为之。

  值得注意的是,在八月十五玩月风习的基础上,中晚唐时期出现了许多有关玄宗游月宫的神话传说。关于唐玄宗游月宫的传说,敦煌文献《叶净能话》里有最早的完整记载,详尽描述了叶净能八月十五夜引玄宗入月宫观赏,后玄宗依仙宫舞乐作霓裳羽衣曲的故事。后来,这个故事流变出多种版本,在柳宗元《龙城录》的《明皇梦游广寒宫》篇中,玄宗伴游者又改为申天师和鸿都道士,《唐逸史》中又改成罗公远,《集异记》中又变成了叶法善。不管人名如何改变,皆对道教有法术人的尊称,且在道教看来,月作为太阴之精,早已成了道教神仙之境的一个代表,月宫正是长生永年的仙界象征,加之中嫦娥因服食西王母给后羿的长生仙药飞升月宫的传说,与作为长生久视,不死不灭之神异存在的玉兔,都凸显了玄宗游月宫的道教意涵。

  玄宗游月宫的故事,通过对月宫仙境的描述,衬托出了一种不同于人间的别样氛围,表现出时人对这种神仙之境的向往。这个故事从表面看是唐代道人为抬高道教地位,杜撰了道士作法,使玄宗得览太阴仙宫并作霓裳羽衣曲的神话。然而,神话的产生皆有其深厚的社会现实基础。开元天宝年间,社会上层崇道求仙的渴望与中秋玩月之风尚并存,玄宗游月宫的神话只是将二者密切结合,也从侧面反映出玄宗朝浓厚的崇道氛围。

  据道教史研究,唐代道教兴盛于唐玄宗时期,而唐玄宗大规模地崇奉道教,则始于开元末天宝初。唐玄宗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扶植道教。玄宗神话老子,认为道教具有“惩恶劝善”、“训导氓黎”等妙用,故而在极力提高道教有关人物的政治地位,尊崇道教经典,礼遇优待道士、女冠,广兴道观庙宇,遍封灵山仙迹。在玄宗的推动下,道教势力空前发展,官僚士大夫乃至妃嫔公主等崇尚道教之风盛极一时。

  不止于此,道教重视养生的理念也深得玄宗认同,多种史料都流露出玄宗对道教“长生术”等多种道术浓厚的兴趣。《旧唐书·礼仪志》中记载:“玄宗御极多年,尚长生轻举之术,于大同殿立真仙之像,每中夜夙兴,焚香顶礼。天下名山令道士,中宫合炼醋祭,相继于路,投龙奠玉,造精舍,采药饵,真诀仙踪,滋于岁月”,而玄宗本人所作《与宁王宪等书》中,也记载了玄宗炼制仙药分赐兄弟之事,书中有云“今分此药,愿与兄弟等同享长龄,永无限极”,反映出以玄宗为代表的贵胄阶层对永恒幸福的向往自然衍生出对生命长久的渴望。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帝王的倡导下,盛唐时期成为道教发展史上的鼎盛时期。中秋玩月的文人风习、月宫神仙的不老传说与道教的思想开始融合,演变成福禄长久的人生追求之象征。玄宗朝之后开始出现较多的中秋玩月诗也或多或少的受此类神仙传说的影响,亦与玄宗时道教兴盛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