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武戏蕴含着丰厚的价值

2016-09-23 10:21:59 来源:中工网 作者:

  8月中旬,“2016福建京剧院‘国粹流芳’精品剧目展演”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和天津中华剧院隆重上演,获得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这次演出既有全本传统戏,也有经典折子戏和红色经典《红灯记》,这支平均年龄约30岁的青春队伍引起观众的特别关注。这次精品剧目展演,还有一个重要的特色就是文戏武戏并重,这为当下武戏发展的不景气带来了一抹阳光。演出现场,《三盗令》、《改容战父》、《时迁盗甲》、《擂鼓战金山》的精彩演绎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也再次引起我们对武戏传承发展的思考。武戏是戏曲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戏曲的一大特色,戏曲传承要文武兼备,不可偏废。

cc国际新球网怎么样  戏曲武戏是主要以武打表演为推动剧情、塑造人物手段的剧目,如京剧《挑滑车》、《林冲夜奔》、《泗州城》、《三岔口》等。无论是长靠还是短打,武打戏虽然以做、打为主,唱、念为辅,但唱、念仍然是其重要方面。京剧《三盗令》取材于《水浒后传》,是1959年创作排演的一部故事性强、幽默风趣、富有观赏性的武戏,由张云溪、张春华担任主演。这部戏讲的是:南宋时,河北大名招讨使刘豫投降金邦。副将关胜力主抗金,被其绑赴法场。梁山好汉燕青、杨林来约关胜聚义,蔡庆也正巧路过此地,他们不约而同赶赴法场欲救关胜。刘豫正待行刑,金邦赶到将关胜暂押南牢,命汉奸王良劝降。燕青、杨林与蔡庆分别夜入金营盗令,各施机智闯进大帐,燕青杀死大夫长,盗走大令。随后,蔡庆匆忙赶到误将一支普通令箭盗走。当晚,金邦因关胜坚决不降,命王良捧酒入监下毒。蔡庆赶到,关胜得以不死,不料他却被王良盘诘而陷入窘境;此时,燕、杨假扮金邦官员来到监牢。三位梁山英雄不期而遇,彼此心领神会,终于救出关胜杀退金兵,共上饮马川聚义。单从剧情发展上讲,这部作品就设计得波澜起伏、情势紧张,喜剧色彩浓厚,燕青、杨林、蔡庆等人物形象侠义勇猛、机智果敢、粗中带细、性格鲜明,十分招人喜爱。这充分说明武戏具有很强的观赏性,轻松幽默的剧情使观众很容易进入戏中。蔡庆拿着假的木卡大令去狱中提调关胜,不料手中拿的是支普通的通行令,在与王良的答对中显示了他的机智,但又难以说清脱身;以及三人盗取木卡大令一场,剧情曲折紧张、设计巧妙。

  当然,武戏的观赏性绝非仅仅体现在剧本方面,更突出地表现在舞台上演员的精湛技艺和现场的完美表演。戏曲艺术发展成熟,武生、武旦、武丑、武净等武戏行当也得到了各自的发展,如武旦的“打出手”,武丑轻盈敏捷的动作,翻跳跌扑的武功,武净的摔打跌扑功夫等,这些功夫的训练与台上的展示不仅体现了技艺性,同时也丰富了剧目的观赏性。武生名家张幼麟先生曾说,他的父亲武戏大师张世麟“1952年以《雁荡山》一剧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这出戏充分发挥了京剧武打特艺,山地战、水战、攻城战,父亲都演得干净利落,轰动京城,这出新创戏也成了武戏的代表剧目”。京剧《三盗令》中,燕青换了软罗帽,穿抱衣抱裤,扎大带连夜前往盗取木卡大令,这段走边的表演,轻盈矫捷,“飞脚”“旋子”“双踢带”等技巧干净利落,而且还表现出人物谨慎机敏的状态。蔡庆流畅、协调的趟马,上台“盗令”时上桌、下高翻跳的轻盈、惊险。这些表演不仅要掌握好技巧本身,同时更要深入把握剧情和人物心理,进而把控好身体动作的节奏和韵律。

  武戏要想演好,绝非练练功、踢踢腿,把戏的动作、架子学下来就可以了。导演高牧坤说道:“武戏演员讲究气魄、功架、气质、风度,如《挑滑车》,扎着大靠的高宠挑滑车,凭的不光是高难度的技巧,也要有自信和大将风度。武戏也要塑造人物。杨小楼先生主张‘武戏文唱’,就是这个道理。”当今舞台上有些武戏演员,一味注重表现个人技巧,而脱离具体剧情、人物,实乃误入歧途。另外,武戏的传承不能一味的死学死演,现代人生活节奏都比较快,在整个演出中节奏可以再紧一些,不必要的碎场子、过场戏在排演时可以进行删节。戏曲武戏还蕴含着独特叙事方式,就是通过武打场面推进剧情发展,塑造人物形象。再如:《时迁盗甲》是京剧武丑行当中颇见功力的剧目之一。演员身段漂亮、动作干净利落,技艺高超。全剧通过演员的武功及表演,突出表现了时迁盗取徐宁祖传雁翎甲的过程,展现了他的机智、灵敏,还有盗取过程中的惊险及得手后的喜悦欢欣。

  由此看来,武戏剧目一般都比较活跃热闹,很少庄庄重重地讲一段故事、传达一些深刻的思想意义。武戏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所创造的别具特色的技艺、绝活,同时还在于它能深入把握剧目内在的创作规律和特色。武戏传统剧目不仅是戏曲剧目传承中的重要部分,更是戏曲新剧目创作过程中极其宝贵的艺术资源。在新剧目排演中,文武并重的剧目现在比较缺乏,武戏的融入对于舞台的丰富、气氛的调节都具有重要的作用。在应对当前武戏被冷落的现状,以及武戏演员演出机会少等困难时,我们首先要充分认识到武戏蕴含的丰厚价值,正确地传承这份宝贵的艺术资源。